<small id="24qyw"><wbr id="24qyw"></wbr></small><wbr id="24qyw"><div id="24qyw"></div></wbr>
<div id="24qyw"><wbr id="24qyw"></wbr></div><xmp id="24qyw"><div id="24qyw"></div>
<wbr id="24qyw"></wbr>
<div id="24qyw"><wbr id="24qyw"></wbr></div>
<small id="24qyw"><div id="24qyw"></div></small><xmp id="24qyw">
<div id="24qyw"><wbr id="24qyw"></wbr></div>
<div id="24qyw"><small id="24qyw"></small></div>
<small id="24qyw"></small>
<small id="24qyw"></small>
<small id="24qyw"><wbr id="24qyw"></wbr></small>
正在閱讀:

小牛電動拋出千家門店計劃,銷量下滑也要走高端路線

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小牛電動拋出千家門店計劃,銷量下滑也要走高端路線

隨著競爭對手同樣采用高端化策略,小牛電動的優勢不再突出,反而面臨著愈發嚴峻的市場挑戰。

圖源:小牛電動

界面新聞記者 | 徐詩琪

界面新聞編輯 | 宋佳楠

在宏觀經濟下行,消費者越來越看重性價比之時,一家做電動車的公司仍不愿意以低價來換市場,且售價有逐漸走高之勢。

近日,小牛電動發布了三款新車,涵蓋電動摩托車、電動自行車與越野電動摩托車。其中最高配的電動摩托車NX售價達到3萬元,主攻國內市場的電動自行車NXT也在萬元左右,整體瞄準中高端市場。

小牛電動CEO李彥稱自己很少看低價市場,認為至少銷量達到1000萬輛以上才能把產品價格做低。去年該公司全年銷量約71萬臺,較上一年下滑14.65%。即使是高峰時期,年銷量也僅為100萬臺。

他將銷量下滑的原因歸因于鋰電漲價造成的成本拉升?!?022年至2023年,鋰電價格漲了七成,這一單一成本項占整車成本從40%漲到70%,勢必會帶來一些影響?!?/p>

為了應對原材料大幅漲價,該公司曾在2022年將全系鋰電產品零售指導價上調200元至1000元,銷量卻減少了20萬輛。與小牛電動不同,盡管其競爭對手愛瑪與雅迪同期也做了小幅漲價,但由于多使用鉛酸電池,受鋰電漲價影響較小。

這家由“天才少年”李一男創立的公司于2015年發布了首款電動踏板車。該產品曾在年輕人中引發不錯反響,四五千元的售價與很多強調低價的品牌形成差異,收獲了類似小米“米粉”、錘子手機“錘粉”等粉絲用戶。

但隨著競爭對手同樣采用高端化策略,小牛電動的優勢不再突出,反而面臨著愈發嚴峻的市場挑戰。

該公司的營收與利潤近兩年呈顯著下滑趨勢。2022年二季度以來,小牛電動這兩項關鍵財務數字增幅基本為負。2023年前三季度,營收為21.73億元,較上年下滑14.99%;歸母凈虧損1.42億元,虧損數額同比進一步擴大。

與此同時,公司的經銷門店數量也在下滑。截至2023年三季度,其加盟門店數為2834家,而2022年底約是3100家,減少了266家。

在李彥看來,線下店自然人流減少是大趨勢,更應關注提升單店銷量?!安捎镁€上造火、線下承接的新零售模式后,我們去年有30%銷售是線上訂單付款、線下交付,從而可給每家門店擴大覆蓋(面積)?!?/p>

但線下門店對于兩輪電動車品牌而言仍是重頭戲,行業頭部“雙寡頭”愛瑪與雅迪的門店數2022年均已超過3萬家。小牛電動今年計劃新開1000到2000家門店。

除了店面數量不占優勢,市場份額上小牛電動也排名靠后。安信證券的數據顯示,以2022年銷量計,雅迪和愛瑪合計占據43.2%的市場份額,臺鈴第三,小牛電動僅在第九位。

不過,前三名主攻中低價格段,零售價集中在3000元以下。2022年5000元乃至7000元以上的線下市場,小牛銷量位列第二。

而在高價格段市場,除與小牛定位相似,同樣主打智能牌的九號電動車正與它爭搶地盤外,曾經靠平價打天下的傳統廠商們也大舉投入研發,發展高端產品。

根據久謙線上數據,京東平臺大于2879元的電動自行車銷售額占比,由2019年的11%提升至2022年的53%。小牛電動的生存空間正在遭到擠壓。

為了找到更多增量,這家公司對海外市場抱有較高期待。其在歐洲市場主推高速電動摩托車與滑板車,美國市場則是滑板車和電動自行車。電動自行車是該公司2022年在海外推出的產品,目前已有大量中國出海公司參與該市場的競爭。

但去年該公司的海外市場銷量表現平平,未見明顯增長。對此,李彥給出的解釋是,“歐洲的銷售渠道出現‘不可抗力’”。他稱公司與歐洲市場經銷商合作出現問題,目前正在通過搭建海外主體公司,同時尋求經銷商合作的混合模式解決。其并未指明究竟出現了怎樣的問題。

歐美并非電動自行車的主要市場,中國品牌更希望開拓東南亞市場。這里有大量燃油摩托車用戶,加上正在推行的“限油換電”政策,使得中國品牌商得以加速布局。雅迪從2019年就開始在越南租設廠房。

小牛電動目前在東南亞處于嘗試階段,尚未迎來高速增長。談及原因,李彥稱一方面是汽油摩托車相較電摩更具性價比——通常當地傳統摩托售價1200美元,電摩則要超過2000美元;另一方面,“換電”政策實施不到位,沒有激發需求。

該公司也在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印尼嘗試換電模式,由其提供車架,當地合作方提供換電柜。只是目前投入的數量不過幾百臺,“這需要些時間?!崩顝┱f。

就在小牛電動加速擴張之時,身為創始人之一的胡依林選擇了離職再創業,方向是腕表行業的AI應用。李彥談及此事時表示,“能力是建立在組織上的,而不是建立在單個個體上,這樣企業才能做成百年老店?!彼Q胡依林目前仍是公司股東,沒有售出股份,并且會針對新車給出體驗反饋。

展望未來,李彥預計短期內高端市場需求或出現萎縮,但公司仍押注于這一路線。他還表示,正研究將AI技術運用到兩輪電動車場景中,這種革新未來幾年會有所顯現。

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
評論

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下載界面新聞

微信公眾號

微博

小牛電動拋出千家門店計劃,銷量下滑也要走高端路線

隨著競爭對手同樣采用高端化策略,小牛電動的優勢不再突出,反而面臨著愈發嚴峻的市場挑戰。

圖源:小牛電動

界面新聞記者 | 徐詩琪

界面新聞編輯 | 宋佳楠

在宏觀經濟下行,消費者越來越看重性價比之時,一家做電動車的公司仍不愿意以低價來換市場,且售價有逐漸走高之勢。

近日,小牛電動發布了三款新車,涵蓋電動摩托車、電動自行車與越野電動摩托車。其中最高配的電動摩托車NX售價達到3萬元,主攻國內市場的電動自行車NXT也在萬元左右,整體瞄準中高端市場。

小牛電動CEO李彥稱自己很少看低價市場,認為至少銷量達到1000萬輛以上才能把產品價格做低。去年該公司全年銷量約71萬臺,較上一年下滑14.65%。即使是高峰時期,年銷量也僅為100萬臺。

他將銷量下滑的原因歸因于鋰電漲價造成的成本拉升?!?022年至2023年,鋰電價格漲了七成,這一單一成本項占整車成本從40%漲到70%,勢必會帶來一些影響?!?/p>

為了應對原材料大幅漲價,該公司曾在2022年將全系鋰電產品零售指導價上調200元至1000元,銷量卻減少了20萬輛。與小牛電動不同,盡管其競爭對手愛瑪與雅迪同期也做了小幅漲價,但由于多使用鉛酸電池,受鋰電漲價影響較小。

這家由“天才少年”李一男創立的公司于2015年發布了首款電動踏板車。該產品曾在年輕人中引發不錯反響,四五千元的售價與很多強調低價的品牌形成差異,收獲了類似小米“米粉”、錘子手機“錘粉”等粉絲用戶。

但隨著競爭對手同樣采用高端化策略,小牛電動的優勢不再突出,反而面臨著愈發嚴峻的市場挑戰。

該公司的營收與利潤近兩年呈顯著下滑趨勢。2022年二季度以來,小牛電動這兩項關鍵財務數字增幅基本為負。2023年前三季度,營收為21.73億元,較上年下滑14.99%;歸母凈虧損1.42億元,虧損數額同比進一步擴大。

與此同時,公司的經銷門店數量也在下滑。截至2023年三季度,其加盟門店數為2834家,而2022年底約是3100家,減少了266家。

在李彥看來,線下店自然人流減少是大趨勢,更應關注提升單店銷量?!安捎镁€上造火、線下承接的新零售模式后,我們去年有30%銷售是線上訂單付款、線下交付,從而可給每家門店擴大覆蓋(面積)?!?/p>

但線下門店對于兩輪電動車品牌而言仍是重頭戲,行業頭部“雙寡頭”愛瑪與雅迪的門店數2022年均已超過3萬家。小牛電動今年計劃新開1000到2000家門店。

除了店面數量不占優勢,市場份額上小牛電動也排名靠后。安信證券的數據顯示,以2022年銷量計,雅迪和愛瑪合計占據43.2%的市場份額,臺鈴第三,小牛電動僅在第九位。

不過,前三名主攻中低價格段,零售價集中在3000元以下。2022年5000元乃至7000元以上的線下市場,小牛銷量位列第二。

而在高價格段市場,除與小牛定位相似,同樣主打智能牌的九號電動車正與它爭搶地盤外,曾經靠平價打天下的傳統廠商們也大舉投入研發,發展高端產品。

根據久謙線上數據,京東平臺大于2879元的電動自行車銷售額占比,由2019年的11%提升至2022年的53%。小牛電動的生存空間正在遭到擠壓。

為了找到更多增量,這家公司對海外市場抱有較高期待。其在歐洲市場主推高速電動摩托車與滑板車,美國市場則是滑板車和電動自行車。電動自行車是該公司2022年在海外推出的產品,目前已有大量中國出海公司參與該市場的競爭。

但去年該公司的海外市場銷量表現平平,未見明顯增長。對此,李彥給出的解釋是,“歐洲的銷售渠道出現‘不可抗力’”。他稱公司與歐洲市場經銷商合作出現問題,目前正在通過搭建海外主體公司,同時尋求經銷商合作的混合模式解決。其并未指明究竟出現了怎樣的問題。

歐美并非電動自行車的主要市場,中國品牌更希望開拓東南亞市場。這里有大量燃油摩托車用戶,加上正在推行的“限油換電”政策,使得中國品牌商得以加速布局。雅迪從2019年就開始在越南租設廠房。

小牛電動目前在東南亞處于嘗試階段,尚未迎來高速增長。談及原因,李彥稱一方面是汽油摩托車相較電摩更具性價比——通常當地傳統摩托售價1200美元,電摩則要超過2000美元;另一方面,“換電”政策實施不到位,沒有激發需求。

該公司也在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印尼嘗試換電模式,由其提供車架,當地合作方提供換電柜。只是目前投入的數量不過幾百臺,“這需要些時間?!崩顝┱f。

就在小牛電動加速擴張之時,身為創始人之一的胡依林選擇了離職再創業,方向是腕表行業的AI應用。李彥談及此事時表示,“能力是建立在組織上的,而不是建立在單個個體上,這樣企業才能做成百年老店?!彼Q胡依林目前仍是公司股東,沒有售出股份,并且會針對新車給出體驗反饋。

展望未來,李彥預計短期內高端市場需求或出現萎縮,但公司仍押注于這一路線。他還表示,正研究將AI技術運用到兩輪電動車場景中,這種革新未來幾年會有所顯現。

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亚洲欧美亚洲另类图,欧美性爱性交一区,欧美偷拍另类,欧美黑人肉体狂欢视频